颚式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颚式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热钱新航向亿元时代后细数春拍五宗最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42:23 阅读: 来源:颚式破碎机厂家

4月8日,为期6天的香港苏富比2010年春季拍卖会落幕,估价13亿港元的2400多件文物与艺术品最终以近20亿港元的总成交额创下了香港苏富比历年单季拍卖纪录,这一战绩比去年秋拍高出6亿多港元,比去年春拍不足7亿港元的成交额,更是上涨了近两倍之多。

5月18日,为期7天的中国嘉德2010年春季拍卖会收槌,总交易额创出21.28亿元人民币的内地单季拍卖最高纪录,这也是国内拍卖市场首次单季总成交额跨越20亿元大关。多个门类、专场及单品创出新高,其中,中国近现代书画单件拍品首次突破亿元大关,千万元以上的拍品更是达到24件之多。

于是,“亿元时代”后的首个春拍季能否继续保持艺术品市场的强劲势头,这个困扰了不少人的问题有了答案,众多疑惑也被硬梆梆的成交纪录解除,正如北京匡时拍卖公司董事长董国强所说:“市场强劲的上升趋势已经确立,中国艺术品市场已经站在了一个新的平台上。”

中国艺术品市场就这样以一种令所有人咋舌的速度延续了一个风光无限的“牛市”,甚至连许多只看报纸的圈外人也开始对收藏蠢蠢欲动,因为大家都知道,今年的艺术品市场“不差钱”。

但是,问题依旧接踵而至:“艺术品市场上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钱?”这几乎成了所有关注者的共同疑问。

对此,众多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证券市场的不景气以及房地产市场新出台的政策压力,会使得一些资金进入艺术品市场。尤其是当人们看到有人用几百万甚至几十万购买的东西在几年后就价值上千万了,如此巨大的利益回报也会成为诱因。在采访中,董国强也表示:“雷曼兄弟、迪拜事件让很多人在其他领域的投资变得更加小心谨慎,而艺术品投资相对还是要安全得多。”他认为正是其他投资市场风险的加大,为艺术品市场带来了全新的契机。

另外,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平则认为“高价藏品往往象征着收藏者在藏界与市场中的身份和影响力”,更何况即便不能增值,但高价艺术品一般至少可以保值,所以,在众多投资领域里,这几乎可以算是难得的保本又相对安全的买卖。

有了这些外因或先天条件,也难怪有业内人士甚至预测,正在进行中的内地春季大拍中,“亿元时代”也有可能成为一个“过气”的字眼。因为如今,进入艺术品市场的资金数量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像,按照资金杠杆效应,引发艺术品市场更大的涨幅也并非信口开河。总之,在可以预见的2010年拍卖场上,“涨”——恐怕将会成为艺术品市场的一种常态。

热点| 热钱新航向“亿元时代”后的首个春拍季

春拍五宗最

2010年的艺术品春拍启动不久,市场流通资金大增、拍卖纪录被刷新的新闻就接踵而至。其实,自从2008年以来,中国市场早已成为全球艺术品市场“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2009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绝对“龙头”——北京拍卖市场的总成交额更是创下了103亿元人民币的骄人战绩。那么,在去年秋拍诞生了4件成交价超亿元的拍品,中国艺术品市场高调跨入“亿元时代”之后,2010年的首个春拍究竟会何去何从?为此,本报记者从已知的拍卖成绩中为读者总结出了今年春拍市场上的五宗“最”。

最意料之外 新买家层出不穷

无论是炒房、炒股还是炒艺术品,除了炒菜,“炒”什么都可以赚得盆满钵满,当大众心里的这个原本认知被残酷的现实否定了以后,很多人都开始重新看待投资这件事。在经过理性的分析,了解了不断出台的房价政策,看了飘忽不定的股市走势之后,艺术品市场似乎已经成为了唯一可以信赖的“救命稻草”,以继续他们“钱生钱”的宏图大业。

作为投资品,股票最为纯粹,房地产具有投资和消费的二重性,不过,艺术品比房地产还要更高级些,因为它们不仅能满足人们的物质需要,还能给收藏者带来精神上的愉悦。更何况,从长期来看,艺术品的稀缺性和不可再生性已经决定了其价格的持续上涨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于是,一股全新的力量慢慢汇聚而成,一笔不可忽视的巨额资金瞄准了“如日中天”的艺术品市场,金融资本开始对艺术品市场跃跃欲试。

众多业内人士的言论也验证了这一观点的可信性与准确性。北京永乐拍卖公司总经理董军表示:“当一个市场出现特殊变化的时候,往往动因并不是来自于市场内部,而是来自于外部。如果这个市场的资金和人群都维持不变的话,无论成交量和价格都不可能往上走。如果出现了成交量、价格上行的情况,一定是有外部的人进场,或者场内的资金配比发生了变化。你去看其他几个投资市场的情况,比如股市、房地产市场,还是能够从中找到一些逻辑的。”

对此,广州嘉德副总裁许习文的表述则更加明确,他认为在房地产调控政策密集出台后,投资者很可能将资金投入到艺术品市场中。广州市文物总店总经理曾波强表示,部分热衷于楼市的投资者,因为获得专业人士的引导,已经萌发了参与艺术品市场的热情。从事书画研究、鉴定工作20多年的故宫博物院书画鉴定专家的杨丹霞也认为,由于目前市场上基于纯粹收藏目的的买家并不占主流,大量的投资者而非收藏者,使得艺术品市场受到其他投资渠道的影响很大。所以,股市、房地产市场的变化都会影响到艺术品市场。

这些刚入行的内地新买家的不断涌现,也导致了符合他们口味的一些艺术品板块的强烈上涨。比如中国近现代绘画板块里的齐白石作品,今年春拍均价比去年同期相比涨了136%,张大千的拍品则涨了120%,傅抱石去年卖1000多万元的拍品,今年已涨到了2000多万元,去年卖6000多万元的拍品,按照今年的行情则可能拍到8000万元都打不住。此外,一些皇宫旧藏的艺术品以及皇帝玉玺、龙椅等,在今年已经进行的春拍中也都拍出了令人咋舌的天价,因为这些拍品都是最能吸引初入行者眼光的珍品。

最突出亮点 个人、机构专场拍卖捷报频出

热点| 热钱新航向“亿元时代”后的首个春拍季

陆俨少《秋兴八景》

2008年,华辰拍卖在秋拍中推出了积翠园基金会专场,尽管正值金融危机最困难的时期,但积翠园基金会创始人陈英、金岚夫妇在收藏界的名气依然吸引了大量藏家,并创造了不俗的成交成绩。在今年春拍中,华辰再次推出积翠园基金会专场。47件画作拍品几乎可以诉说20世纪下半叶的一段画史,陆俨少、李可染、吴作人等旗鼓相当的画坛精英,都因与陈英夫妇有深厚交情而留下笔墨。

早在预展前,北京华辰拍卖中国书画部的相关负责人薛涛就曾信心满满地告诉记者,凡署积翠园主人夫妇上款的作品,除捐赠福建省博物馆外,全部荟萃在此次拍卖中。结果如他所言,陆俨少的《秋兴八景》在经过多次场内和电话委托买家迅速加价后,最终以1388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随后拍卖的多件拍品也都是自拍卖师报价起,即有买家以10倍于起拍价的价格应价,引发拍场内阵阵哗然。其中,明代祝允明《秋兴八首》、李可染、吴作人、黄胄等《墨林集锦》、李苦禅《花鸟卷》的成交价均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集妙萃珍——积翠园基金会珍藏中国书画”这一拍卖专场的所有拍品,最终也都以高出估价若干倍的高价成交,专场总成交额为1.1349亿元人民币。

专场拍卖会成为拍卖季中的主角,已经不是新鲜事了。最为人所熟知的就是尤伦斯夫妇所创造的骄人战绩。在去年的保利拍卖中,这对比利时著名收藏家的藏品连创纪录,获得了近5亿元人民币的成交额,成为中国书画拍卖史上最大的一单。其中,吴彬《十八应真图》和曾巩《局事帖》还分别以1.69亿元和 1.08亿元改写了中国绘画和中国书法的世界纪录。将于5月底举槌的2010年北京保利春拍中,尤伦斯收藏的15 件中国书画藏品将再次亮相“尤伦斯藏画专拍”之中。

此外,在已经结束的香港苏富比2010年春拍中,也特设了“张宗宪珍藏中国近代书画”拍卖专场。作为中国收藏界的“坐标级”人物,传奇收藏大家张宗宪的藏品一经推出,就受到了市场的极大关注,甚至有些人看到图录之后,第一感受是被吓得以为“标错了定价”,因为很多拍品的起拍价就要比人们预期的市场价格高出5倍甚至更多。

但是,最终的拍卖结果证明,即使是这样的标价,也依然“非常合理”。虽然成交率并不很高,30多件拍品一共成交了17件,但价格却都非常好。“这样的价格,卖1件顶5件”,一位参与了此次专场拍卖的业内人士表示。同时,在该专场中竞得2件拍品的北京资深收藏家刘文杰作为买家也表示,自己买到的2件齐白石作品总价在1000多万港元,但他却觉得“一点儿都不贵,因为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物有所值”。

最老生常谈 当代艺术何时不再疲软

不管是传统艺术品,还是红酒等“新收藏”,都各有各的美好前程。与其相比,中国当代艺术就好像是所有辉煌背后的阴影一样,被大众忽略了。当荣光褪去、理性回归以后,很多人甚至连主动问一声“当代艺术何时还能再现风采”的意愿都没有了。

对于当代艺术何时才能结束萎靡期,作为中国艺术品市场专家及专业估价人员,龚继遂简单直接地指出:“当代艺术短时期内不会有太大的发挥空间。” 他表示,从2005年到2008年的当代艺术市场高潮是长期积累,一朝爆发。此前在创作和学术上有10年的潜伏期。目前的当代艺术已是第二代了,要想马上再创当年的辉煌并不容易。

也许,正是基于这种认知和对目前市场情势的分析和判断,中国嘉德此次春拍的油画雕塑板块才会采取稳中求胜的策略,在拍品的选择上较为审慎,主要为经过此次金融危机洗礼后凸显出的经典作品。中国嘉德油画雕塑部艺术总监刘刚总结说:“从拍卖整场的表现来看,目前的市场趋于稳定,藏家更为注重拍品的品质,有历史定位和历史价值的拍品受到重点关注。传统写实油画部分表现稳健,当代艺术部分还是有一定的观望情绪。”

对于当代艺术,香港佳士得在今年春拍中依旧表现得小心翼翼。本次佳士得春拍的拍品中共有371件中国现当代艺术品,相较去年上拍的280余件,有了显著的增加。但他们也深知,对于当代艺术,藏家们仍然保持着谨慎态度,尤其是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家2005年之后完成的艺术作品,藏家们更是分外小心。所以,在本次春拍上,人们将会看到的是陈逸飞1986年的作品《弦乐四重奏》,张晓刚《大家庭系列》和曾梵志《面具》也都是中国当代艺术品拍卖的常客,赵无极的作品包括1950年代的 “静物风景”,1950年代中期开始的“甲骨文系列”“抽象风景”,1970年代的“空灵轻淡的水墨式油画”以及1980年至2000年间的“色彩的深度性探索”。纵观这些作品,几乎已经完全挤去了当代艺术中可能存在的“艺术泡沫”。

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评价,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最大藏家瑞士人希克可能更有发言权。他曾在采访中客观地说到,自己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评价首先就是大批量生产,“艺术家雇佣超过100个人作为劳动力,这只能在中国发生,因为费用低廉。另一个特征是,他们的创作需要更多耐力和耐心。这在女性艺术家中比较常见,她们的创作往往要花费数月,日复一日。但是,我并不清楚我所收藏作品的作者是否会成为伟大的艺术家。”

也许,希克的困惑正是收藏者现在面对中国当代艺术拍品时最关心的问题。

最持续强劲 中国书画不可一世

热点| 热钱新航向“亿元时代”后的首个春拍季

张大千《爱痕湖》

5月17日晚11点半,在中国嘉德2010春拍近现代书画专场上,众所期待的张大千晚年巨幅绢画泼彩作品《爱痕湖》在经过半小时左右、近60轮的激烈叫价后,最终以1.00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被一位电话委托买家收入囊中,这是中国近现代书画首次突破亿元大关。

《爱痕湖》的估价在1500万到2000万元左右,在拍卖当晚以900万元起拍后,各路买家就不断加价,最终使其创出张大千个人作品的成交新纪录,也成为了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价格新的里程碑,并一举超越了此前以7952万元成交的宋画《四猎骑图》,成为今年至今为止,国内春拍市场上最贵的艺术品。

对此,董国强表示:“古代书画的强势一定会使得近现代书画随之表现突出,价格也会比去年更上一个台阶。尤其是近现代大师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等人的名作,作品价格相对于去年秋拍将有较大幅度的增长。”对这一态势早有预知的北京匡时拍卖公司在今年春拍上推出30多幅包含了张大千各时期的代表作品。北京永乐拍卖总经理董军对此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古画就像房地产市场中的地王,而近现代书画就像地王周边的二手房,联动是非常正常的。”他说,“实际上,近现代书画已经在涨了。”

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的持续调查(统计截至2010年 5月5日)的数据也表明了中国近现代书画的热度,它已经成为投资收藏者们关注的首选,有46.67%的人表示关注此板块。

当然,说到近现代书画的持续走高,就不能不说与其相比涨幅更胜一筹的中国古代书画。4个“亿元成交”和近百个“千万成交”,这是去年秋拍艺术品市场交出的惊人答卷,在这其中,中国书画几乎成了唯一的主角,特别是古代书画,甚至可以用“一飞冲天”来形容。

中国嘉德古代书画部总经理刘凯介绍说:“继去年秋天古代书画迈上新平台之后,今春的表现趋于稳定,整体价格有所提升,藏家对于古代书画市场的关注仍然有很高的热度;不少新买家的进入,活跃了市场;艺术水平卓著、著录明确、递藏有序、保存完好的作品以及被藏家长期持有后重现市场的作品创出高价。书法作品得到更多买家的认识和关注,在整个市场中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从成交情况来看,古代书画的拍卖不仅是“水涨船高”,而且还是一浪高过一浪。此次中国嘉德春拍中在古代书画部分所体现的最大亮点就是有不少低估价拍品最终都高价位成交。在成交价位排名前10的拍品中,多数作品以远超出最高估价甚至数倍成交。比如王渊作品《鸜鹆梅雀图》估价80万至120万元,最终以1019万元成交;郑重《江山胜览》估价380万至580万,以1176万元成交;李方膺《晴江墨妙》估价100万至180万元,以728万元成交,均取得喜人成绩。估价均在500万至800万的王原祁《秋林远黛图》和郭诩《朱子像》分别以 1120万元和907万元成交,亦取得不错成绩;石涛《春江垂钓图》和朱耷《枝上鸜鹆图》也以高价成交。

如此上涨的成交价格确如董国强所说:“中国书画作品价格的走高会吸引更多人的兴趣,这就和股市一样,涨的时候证券公司人满为患,跌的时候门可罗雀。”所以,他相信中国古代书画一定会持续去年的强势。董国强认为,现在买家追逐高价位精品的意识进一步加强,这本身是比较理性的竞买行为。2009年秋拍“亿元成交”的辐射作用会在今年春拍中有所表现,因为“亿元成交”产生,投资者包括金融资本都会对这个市场更加重视。

最新鲜血液 国外拍卖公司抢滩中国市场

热点| 热钱新航向“亿元时代”后的首个春拍季

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一路高歌猛进不仅使国内的圈内人士信心大增,同时,也令国际拍卖行看到了中国市场的无限“钱景”,纷纷进京抢夺艺术品藏家资源。今年春拍,日本最早成立的拍卖公司伊斯特就成为了从日本来的第一个吃螃蟹者,率先在北京亚洲大酒店举行了3天预展。

对于首次来京预展,伊斯特公司社长关敬表示,以往日韩、欧美的艺术品几乎都是在欧美交易,而现在中国在亚洲艺术市场居主导地位,因而此次来京做预展。他说:“中国客人绝对是不可忽视的群体”。以往很多中国买家曾特意赶到日本参加拍卖会,但限于签证等事宜始终不很方便,而此次在京做预展也是希望借此平台,提高公司知名度的同时,将更多元化的日本及西洋艺术精品推介进来;相信亚洲藏家已经形成一股强大的购买力。

伊斯特春拍将于5月27日开始在香港举办,拍卖的800余件艺术品总额约8000万元人民币,包括来自波尔多和布良地的约1000瓶陈年佳酿红酒,草间弥生、奈良美智、村上隆等亚洲当代艺术家与毕加索、雷诺瓦、皮耶·苏拉吉等欧美精品印象派油画作品,以及以11克拉以上的高品质钻石为代表的众多珠宝和金制品、世界限量级名表的奢侈品拍卖。社长表示,伊斯特想让亚洲的藏家更直接地接触到西洋美术,因为日本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收藏西洋美术,拥有很多优秀作品。例如此次上拍的毕加索的《横着的裸女》,预估最低价在1500万至2000万港币,画作中的模特就是毕加索的妻子,该作品是毕加索挑战传统裸体女性题材的代表作。“苏富比不久前刚以7亿元人民币成交了一幅毕加索的作品,我们这幅作品的大小是其1/4,但估价却只有1/50,可谓非常划算”,他说。

不过,国内同行对西方印象派画作的登场却并不看好。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就曾表示,日本和韩国拍卖公司纷纷来京做预展,就是想争取中国的客户源,但西方画作在中国并没多少买家,这个市场还没形成。

正如赵旭所说,伊斯特并不是首家试水北京的亚洲拍卖行。今年3月,有着11年历史的首尔拍卖也首次在京举行了预展。公司执行董事沈美成表示,此番进军北京是看重中国藏家强劲的购买力,而从韩国征集到的中国艺术品则是其竞争国内拍卖行的一大杀手锏,“韩国藏家很早就开始收藏中国的艺术品,相比其他拍卖行,我们知道这些艺术品藏在哪些藏家手里。”不过,与伊斯特的战略不同,首尔拍卖把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当成了主打。在北京的预展中,吴冠中、王沂东、曾梵志、杨少斌的作品均有展示。

根据国际权威艺术品市场研究机构欧洲艺术基金会每年一度的全球艺术品市场监测报告显示,中国2009年艺术品市场交易总额达42亿欧元,占全球份额的14%,同比增长12%,位列全球第三。正是这种种利好因素,刺激也鼓舞着国外拍卖行对中国艺术品市场蛋糕瓜分的热情。

LINK

2009年10月17日

中贸圣佳推出的清代徐扬画作《平定西域献俘礼图》以1.34亿元成交。

2009年11月22日

北京保利中国绘画夜场中,明代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拍出1.69亿元,成为“史上最贵的中国画”。

2009年11月22日

同样是北京保利夜场,“唐宋八大家”曾巩的《局事帖》拍出1.08亿元,打破国内中国书法拍卖成交纪录。

2009年11月23日

中国嘉德秋拍的《宋名贤题徐常侍篆书之迹》以1.008亿元成交。

春拍大家言

2010年的春拍走势究竟怎样?它又会对未来起到怎样的影响?藏家们应该从中读出哪些信息?带着诸多对于2010年春拍的问题,本报记者特别采访了多家拍卖公司的掌门人及相关负责人。

董国强 北京匡时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

甘学军 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雁南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裁

张跃进 北京翰海拍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郭彤 中国嘉德近现代及当代书画总经理

刘静 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

纵观今年的春拍市场,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董国强:去年秋拍市场火爆异常,很多人欢呼,但也有人担忧市场泡沫的破灭。我觉得苏富比和嘉德的春拍让很多人看清了市场的走势,解除了疑惑。市场强劲的上升趋势已经得到业内众人的普遍认可。

甘学军:在我看来,今年春拍的购买力巨大,投放量巨大,这些都是史无前例的。受去年秋拍的影响,“亿元时代”正在开启。

2010年春拍已经拉开帷幕,您认为去年的拍卖神话还会继续上演吗?如此的艺术品市场理性吗?

甘学军: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到现在,经过20多年的时间,拍卖市场发展的曲线与宏观经济发展的轨迹是相符的。从某种程度上讲,它就是表现宏观经济现状的一个小窗口,它的依附性很强,是依附在宏观经济基础上的。所以说,从去年秋拍开始我们说进入“亿元时代”到目前为止,我觉得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因为市场发展到现在就该是亿元的价位。它与整个宏观经济数量的增长是相关的。

董国强:艺术品市场是不是理性,这不是今天可以回答的问题,我们过几年再看,也许答案会比较清晰,我是看好这个市场的未来走势。

王雁南:我相信今后的艺术品市场一定会越走越好,也必将得到社会各界持续的关注与支持。

刘静:可以说,今年的春拍市场承接了去年的趋势且好于去年。亿元拍品一定是好的珍品,并且都是十几年不出一次。作为拍卖公司,我们追求的不是亿元这个价格,而是这件东西可遇而不可求。

春拍中,香港苏富比出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新进入的买家正在大力推动市场。您认为目前进入市场的大量资金和新买家,主要来自哪些领域?他们主要的目的是投资还是收藏呢?

甘学军:我认为主要来自于金融市场与房地产市场。目前,金融市场、股市都不太好,同时,政府出台的一些政策对房地产市场也产生了影响。所以,很多手上有闲钱的人会找出路。对他们来说,艺术品市场可能是一个小小的出路。其实,艺术品市场很小,一有资金拥入,马上会掀起很大的波澜。艺术品市场的每一次快速增长,都是与其他资金流动有关联。

现在,艺术品市场中的人群很多元,有人是为收藏,也有不少人是作为投资,当然也有投机的。此外,这三种行为还会同时出现在一些机构、企业身上。就目前来看,我觉得是投资的味道与投机的味道越来越浓。其主要表现在高价位的拍品上面。不过,这都不足为奇,因为资本的特性就是这样。可以说,现在的收藏是一个综合的结合体,一方面,它有它的核心价值,这是没有变的,如其学术、艺术、历史。另一面,它有资本的操作特性。这也是市场在高速成长期不可避免的现象。只是,无论投资还是投机,都不要忘记艺术的核心价值。

董国强:目前活跃在市场中的买家来自各行各业,以大陆为主,台湾和香港还有一些顶级富豪仍然参与着高价拍品的竞争。这些人购买艺术品的目的不尽相同,有的完全出自喜欢,这样的买家出手比较果断,而且大多没有价格限制。还有一种是从投资考虑,让资产配置更合理更安全。后一种买家在经过一段时期的收藏后也会逐渐喜欢上艺术品,不管是出于收藏的目的还是投资的目的,都是推动艺术品市场的重要力量。

刘静:在2009年秋拍拍场里,我们已看到有大量的新买家进入。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富豪的“撑杆跳式发家”,人们对物质文化的需求日益提高,近几年艺术品的收藏也一直呈上升态势,艺术品不仅有保值也有增值的特性,很多民间资本进入这一领域也看中它有保值增值、防通胀、避险的特性。

今年,您所在的拍卖公司的春拍拍品比例上和以往有什么变化吗?

甘学军:我们与往年没有很大不同。除了一如既往地追求中国书画方面的精品,过去的传统项目也坚持在做。只是油画拍品在征集时有所保守。我们觉得市场越好的时候,越要控制规模。我认为,市场发展到现在,一定要好的东西才会有价值。

董国强:匡时的拍品比例上和去年比有了很大变化。今年春拍,我们在瓷器、玉器等古代工艺品方面加大了力度,这部分拍品估价超过两个亿,这是匡时成立以来最强的阵容。在油画方面,我们也比去年有了较大的提升。总体来说,和以往相比,今年春拍的拍品类别比较均衡。

张跃进:对应当前的市场走势,翰海在今年春拍的拍品结构与专场筹划,呈现出了与五大热点行情的对接,并以稀珍、经典之作领衔,如中国古代、近现代、当代书画,庆云堂中国书画,法书楹联,古董珍玩等十余个专场,并特别推出“纪念秦公先生逝世十周年专场拍卖会”。

刘静:保利今年的总拍品数量要少于去年秋拍。包括当代、近现代、古董珍玩等数量都少于去年,今年春拍我们的拍品除酒类外总量不到4000件。我们一直坚持走精品路线。比如古代书画部分,我们认为征集到了自公司成立以来拍品质量最精、最好的一次。

截止到目前,已经有些重量级的专场拍卖浮出水面。从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推出的“普孟斐文房清玩珍藏”专场拍卖,到中国嘉德2010春拍“翦淞阁 ——文房清供”专场45件拍品的百分百成交,文房古玩市场再度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董国强:两个专场的成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市场对于名家收藏的追捧,文房艺术品作为趣味性、文化性比较强的拍品近年来市场表现很好,这也说明了收藏家和买家的进步。

甘学军:我觉得,文房专场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中国嘉德“翦淞阁”的拍品可以说是行业与藏家,以及拍卖公司各方面力量的结合,有这么好的结果,确实很让人震撼。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它使收藏的核心价值得到了体现。收藏的核心价值就是玩文化、玩艺术、玩情趣。刚好,文房用品涵盖了所有这些内容。

据了解,最近几年成交价较高的拍品都出自各藏家专场,那么,对于个人机构拍品的价值上升您怎么看?

甘学军:我觉得还是要看究竟是谁的专场。就是说专场的主人,他自身的品位、修养,对藏品的研究与挖掘,这些决定了市场对他的反映。我想,这也是给想做收藏家的人一个很好的启示,你应该做一个怎样的收藏家才能成为让人对你的收藏向往和信服,受人尊敬。所以说,只顾投机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效果的。

董国强:我们这次春拍,不仅有刘海粟家属提供的一批刘海粟的珍品,还有王世襄先生所藏的宋代古琴。据王世襄先生考证,此琴原为宋代理学大师朱熹的旧藏,收藏价值不凡。另外,很多古代书画也是吴湖帆、谢稚柳、庞虚斋等近代收藏大家的旧藏。市场对于这些名家旧藏拍品的追捧主要原因还是对这些作品真实程度的认可。

不久前日本最大的艺术品拍卖公司——伊斯特拍卖公司将他们今年春拍的预展现场搬到了北京。您怎么看待日本拍卖公司的这次“北上”?

董国强:日本的拍卖市场虽然起步较早,但发展不是很快,有战略眼光的日本拍卖公司都在积极地开拓国际视野。我们和亲和株式会社的合作或许起到了一个示范作用,我相信这样的合作会越来越多,这对于提高中国艺术品拍卖业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大有帮助。

甘学军:这并不稀奇,欧洲还有全世界最大的拍卖公司都把预展拿到北京来。从这个角度看,虽然日本的艺术品市场很发达,但他们的拍卖市场并不发达,拍卖公司也没有成足够大的气候。

现在,无论在全世界哪个角落,也不管大小,只要是艺术品拍卖会,肯定就会有中国内地的买家参与。所以,日本拍卖公司来到中国是一个市场行为。不过,日本的拍卖无论从规模还是拍品都无法与中国相比。

能预测一下今年国内拍卖市场的走向吗?

甘学军:今年国内拍卖市场的走向已经表现出来了。如果说去年秋拍是“亿元时代”的征兆,那现在就是步入“亿元时代”了。虽然,到目前我们还没看到很多亿元的拍品,但在亿元上下的拍品会逐渐增加,大家会逐渐开始见怪不怪。未来的五到十年内,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还会在极度快速的成长期。

董国强:今年的市场会在去年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艺术品价格强劲的上升势头会吸引更多的人关注这个市场,“买涨不买跌”这一股市上的定律在艺术品市场同样适用。同时,由于其他投资市场相对冷淡,更多的资金或许会进入到艺术品市场中。我预测这个市场的强势上升还会持续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郭彤:此次春拍可见目前市场对于鲜见的精品非常追捧,作品的价位与质量息息相关,顶级作品创造出顶级价位。对于曾在市场上出现过的作品,经过优胜劣汰,较之前更能体现其价值所在,同时,艺术市场也体现出随着艺术史研究步伐,热点在发生变化,藏家也越发专业;在金融市场风云变化的同时,大家对于艺术市场的认识则逐渐清晰。

张跃进:市场走向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因此,很难预测,但其中呈现出的一些特点还是可以把握的。一些客观积累起来的潜在需求促成了这些特点的呈现,由于收藏界的学术氛围渐渐加强,一些价值衡量标准正在向学术价值领域倾斜。每个艺术品板块,我们都能看到市场在价值判断上,出现审美与历史的角力。近现代、古代书画、古董珍玩、经典油画、当代艺术,无论曾经实现行情飙升还是正在调整的板块,能否出现典藏级的作品,多大程度挖掘出作品的价值,以及市场对价值的判断与表现,能否实现稳健、理性、持续,都会是影响2010年艺术品市场走势乃至未来行情的关键。

刘静:从已经结束拍卖的部分公司看,他们的成绩已经好于去年。书画市场备受追捧,当代艺术已有回暖的趋势,大家尽可期待接下来的春拍。我相信,拍品决定一切。

PE万通板价格

其他电工工具

室外检测仪图片

拉刀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