颚式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颚式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热衷艺术品收藏形成炒作链条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21:06 阅读: 来源:颚式破碎机厂家

拍卖成为艺术品流通的主要渠道

拍出天价的《砥柱铭》

5月11日,在美国纽约举行的佳士得2010战后和当代艺术品拍卖会上,安迪·沃霍尔的作品《银色莉斯》在首场拍卖中拍卖。本场拍卖总成交额达2.32亿美元。

老一辈的收藏家正逐渐淡出,民营企业家正逐渐走出幕后,成为艺术品收藏市场的主力军。

2010年,中国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迎来了一次又一次的井喷行情。6月3日,黄庭坚的《砥柱铭》成交总价为4.368亿元天价;不久前的5月17日,张大千画作《爱痕湖》以人民币1.008亿元成交,首破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史的亿元大关。

实际上,中国内地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从2007年就异军突起。国际艺术品市场权威机构欧洲艺术基金会2009年全球艺术品市场检测报告就清晰显示:2009年全球艺术品市场交易总额为313亿欧元,同比下降26%;中国总额达42亿欧元,占全球份额的14%,同比增长12%,市场份额仅次于美国的30%和英国的29%。

这其中,民营企业家大量进入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为重要原因。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副秘书长王凤海说:“市场一路走高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但部分企业家的进入也很重要。中国文化的价值正在被发掘与重新评估,很多手中拥有闲散资金的人为了提升文化品位和满足精神需求,也将资金投入到艺术品的收藏中。”

作为文化产业新的亮点,艺术品市场正成为民营企业家关注的新领域,大量资金已经涌入。但是,这些企业家是真的在品味文化,还是仅仅当做一次投资?

收藏家:一些民营企业家新身份

华谊兄弟传媒集团董事长王中军最爱油画、雕塑和古董。他收藏的油画主要是艾轩、杨飞云、王沂东、袁正阳这样的当代名家的作品。此外,王中军的家和办公室到处都是来自法国、英国、爱尔兰、瑞典等国的古董。

天地集团董事主席杨休是在2004年的翰海春拍上一鸣惊人的。当时,他以6930万元的中国字画最高价拍下了陆俨少的《杜甫诗意百开册》,在企业界和收藏界引起轰动。

俏江南集团董事长张兰则于2007年保利秋拍上以2200万元拿下刘小东作品《三峡新移民》。此后,她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上重要的收藏者。

泰康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东升是现代艺术品收藏的热衷者。他把公司大厦顶层专用于中国当代艺术的顶尖展览,并将民营企业家定位为主流人群。陈东升还一直想把北京前门附近的老北京火车站改建成当代艺术博物馆。实际上,他是一个老资格的艺术市场参与者。16年前,正是他融资2000万元与人合伙创办了赫赫有名的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现在,该公司已经跻身全球第五大拍卖公司。

有时候,收藏艺术品也成为一种理想。

曾创办过4家公司的陕西企业家王勇超是民俗文化的爱好者。从1985年起,他陆续将2.3亿元投入到相关民俗文化艺术品的收藏上。后来,他建起了关中民俗艺术博物院,并自任馆长。关中民俗艺术博物院总投资超6亿元,占地571亩,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收藏的各类展品达3.2万余件。馆藏的8000多根拴马桩,成为了业界口口传诵的“地上兵马俑”。

湖南农民企业家张志国对红色文化情有独钟。他用了30年走遍全国大部分省区市,并成功建立起聚宝博物馆。博物馆新旧两栋楼里,分为大革命馆、瓷器馆、民俗馆三大系列20余个展厅,展品2万余件。里面有1921年至1935年间的革命文物,包括秋收起义时用过的大刀火炮、湘鄂赣苏维埃政府发行的债券和股票、中国共产党的第一张机关报《红旗日报》、湘鄂赣干部学校1923级学员证……

在经济发达、私营企业家众多的江浙地区,企业家们已经成功建起了100多个私人博物馆。对民营企业家们来说,高尔夫和户外运动的热潮正逐渐淡去,艺术品收藏成为他们新的谈资。毕竟,经过了初期“暴发户”式的金钱展示,企业家们更看重了文化味儿浓厚的艺术品收藏交流。

西泠印社董事胡西认为:“这些人是改革开放的一代,他们在一步步用自己的修养和知识改变、维新。这是大国文化骄傲的一种表现。企业家是具有高素质的,这就是吸引他们迈入艺术品拍卖行业的原因。”

在搜狐文化频道对这一问题展开的讨论中,40%的网友认同企业家们对文化的看重。一位网友说:“任何文化的传承都离不开收藏,收藏是在市场中形成的,而收藏家在美术史上的作用是任何国家的文化史都离不开的课题。”甚至有一位网友认为,企业家的收藏行为有利于遏制艺术品外流趋势。

投机:炒作链条已经完善

据统计,中国收藏家协会的会员中,企业家占到了20%。对于这些精明的民营企业家收藏者来说,藏品的升值空间是“醉翁之意”。按照业界观点,鉴于传统书画等艺术品自身稀缺、不可复制等特性,价格拍上去了就很难再下来。于是,艺术品投资成了生财之道。

面对巨大的资金流量,艺术品拍卖市场频出 “破亿”作品的现象便让许多业内人士容易理解。他们认为中国艺术品价值的提升正在被投机因素利用,甚至是绑架,过分关注以及对价格的运作提升了人们对艺术品市场的预期。资深艺术品经纪人伍劲说:“艺术品市场上一定有人在砸钱,他们对资产升值有预期。国内的企业家占据比例最多,人数上占50%至80%,金额超过80%。”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隐约感受到了“温州炒艺术品团”的出现。和房地产类似,现在很多艺术品机构,尤其是北京的机构会主动联系前来温州举办相应的展览、论坛。

而炒家们惯用的手法是,如看中了某位中青年艺术家的字画后,先“抱团”买断他的所有作品,长时间地对这位艺术家进行包装宣传,一定时间后再找大拍卖公司对他的作品进行拍卖,抬高这位艺术家的身价。 2009年底,中国温州商会网、上海温州商会网、福建温州商会,不约而同地在自己的网站上挂出了艺术品鉴赏收藏信息。中国温州商会网上,徐湛、赵志田、贾平西、田伯平等10余名书画家的作品链接被置于网站首页右边最显眼的商机栏中。一起放置的,是团购楼盘的信息。

但部分交易行为并不能列入投机炒作的行列。比如国巨集团董事长陈泰铭在1994年以1000多万元的高价买进的郭柏川的作品在事隔14年后的香港苏富比春拍中飙上1.5亿元,投资报酬率高达15 倍。而从王中军开始收藏油画到现在的这十几年间,油画价格迅速蹿升,画家的身价是一年比一年高,五六年的时间就上升到100多倍。这些显然不是短线行为。

投资,成为了投机家们之外的企业家收藏者的一个新思路。在国外,艺术品收藏被视作非常重要的投资方式。据统计,金融证券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为15%,房地产为21%,而收藏艺术品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则是26%。艺术品已经被誉为继房地产和股票之后的第三大投资领域。

2007年,民生银行推出“艺术品投资计划”1号产品,首开艺术品银行投资理财服务。2009年6月,招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在几天内接连涉足该领域。而华夏典当行2009年也推出了艺术品典当金。金融机构的介入,使得艺术品越来越有资产化的倾向,衍生出众多金融产品。

有金融业从业人员介绍:“西方的艺术品市场离开银行业是难以想象的。艺术品是金融界和资本市场都不可忽视的投资品。在国内,艺术品如果成为金融抵押品,就可以通过基金的方式成为投资品。”但是,当前拍卖市场已经成为艺术品流通的最主要场所,艺术品担保、抵押和变现却始终未能打通,艺术品流通体系顿步不前。

北京匡时公司总经理董国强在盘点2009年艺术品市场趋势时认为:“一旦金融资本进入这个市场,艺术品市场将从过去的散户行为转变为资本运作行为。”

这也恰恰是普通网友们所担忧的。60%的参与讨论的搜狐网友认为是投机、投资的企业家收藏者炒高了价格。一位网友说:“人有自己的爱好,无可非议。但在这个领域,这种做法,失去了艺术品的真正价值,导致艺术或收藏走向畸形。”另一位网友认为:“艺术品的价值在于欣赏,让人们通过欣赏提高审美水平,从中获得艺术享受。艺术品太高的价格只会令那些商人获利,对提高公众的艺术鉴赏力毫无益处。没有了炒作追捧者,也就没有了高价格的基础。”

思考: 品味、炫富还是逃税

王中军说:“我要建一个小型美术馆,将来能给它们一个去处。”他的这种想法或许和学习油画的经历有关。这也或许体现了许多企业家的心态:喜好和爱护。2008年,流落海外达85年的国宝天龙山十号窟佛首被一位山西企业家成功回购,被誉为“继圆明园兽首之后最重要的国宝回归”。而圆明园兽首回归的操盘手,是澳门老牌企业家何鸿燊。当爱好成为一种理想,品位便卓然而出。就像王勇超说的那样:“人都有梦想,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尽可能把关中民俗文化的根留住。”

为爱好而收藏的例子还很多。瑞致通信公司董事长张锐收藏了方力钧、岳敏君、杨少斌等众多新生代艺术家的50余件作品,也连续10多年来一直个人资助中央美术学院“学院之光”项目。

李国昌自称很少进拍卖场,“很多人首先关注的是这件作品值多少钱,我关心的是作品究竟想要表现什么东西。我尤其想知道这件作品秘密背后的秘密。”这位身兼中国兆能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和中国国际经济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的企业家长期致力于介绍和推动中国当代艺术走向世界艺术的前沿,曾多次为中国当代艺术家在国内外举办各类大型艺术展览。

当然,也有一些企业家明确提出了发展艺术产业的想法。今典集团董事长张宝全在艺术领域引用了商业,在商业领域用了艺术,并不遗余力地推广与发展中国当代艺术。他创办的今日美术馆,已经成为当今中国颇具影响力的民营美术馆之一。但他不认为自己是艺术赞助人,“我的最终目的是做艺术产业。”

但有人认为:“我国拍卖行最大的顾客就是民营企业老板,不过这些民营老板懂收藏的不足10%。”面对这一现象,有业内人士一语道破天机:“他们投资艺术品的目的主要就是为了避税。”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并未将古玩字画收藏品列为固定资产,税务部门将其默认为企业文化投资的经营成本。部分企业家便能钻这个空子,实现“乾坤大挪移”,实现了资产增值中的税收“减免”。

税务部门也注意到了这些问题。早在1997年,国家税务总局下发《关于书画作品古玩等拍卖收入征收个人所得税问题的通知》,当这些书画藏品发生交易时就必须缴纳税款。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部分企业家便将艺术品交易转向地下,或者采取转为企业固定资产。比如,某企业家想要竞拍艺术品,只要在拍卖公司登记公司名字以及缴纳为数不多的保证金就可以参与了。竞拍成功后,拍卖公司会出具一张购买发票。企业家们可以把收藏品归为企业的“经营设施”。由于存在“设备折旧率”,需要列入成本,约5年下来,该“固定资产”就转换成“零资产”,不需缴纳税收。

隐藏在这些行为背后的,都是资本的巨大力量。相对于私人游艇、赛马、私人飞机等消费而言,价格日益高涨的艺术品也逐渐进入了奢华的行列。正是民营企业家收藏者在品味、炫富和逃税之间的摇摆,才使得人们对艺术品市场发展中涌现的民营企业家群体的心态复杂起来。

谈及如何推动艺术品市场的健康发展时,伍劲说:“民营企业家买家推动艺术品市场的发展更多一些,但是并不占主导。”李国昌则云淡风轻了一些,“藏家应该成为潮流的制造者。用专业的眼光和知识引导市场,引导趋势。理想要高一些,站得要远一点。”

套用一句流行语就是:“投资的是股票,不是艺术;收藏的是理想,而不是货币。”

绿茶价格

意式咖啡壶图片

打肉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