颚式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颚式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四胞胎抱团求学上同所大学住同间寝室

发布时间:2020-07-13 21:15:03 阅读: 来源:颚式破碎机厂家

四胞胎姐妹约定,我们要考同一所大学1998年8月15日,山东鄄城的申福军、杨萍夫妇喜得四胞胎女儿,他为四个孩子取名申冰、申清、申玉、申洁,合起来就是冰清玉洁。

冰清玉洁虽然性格不同,但她们从小却都喜欢舞蹈,只要电视里一放音乐,四姐妹马上放下手中的玩具扭起小屁股。小学时,看见有同学或邻居的孩子去少年宫学习舞蹈,她们更是羡慕得不得了。

见孩子们如此喜欢舞蹈,妈妈杨萍决定把她们送到专业的舞蹈学校济南青春舞蹈学校学习,这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学生必须住校。那时她们才8岁,这么小就离家,杨萍很担心,学舞蹈之前她特意给四个孩子开了会,征求她们的意见。大姐申冰说:只要能学跳舞,我不怕吃苦。大妹、二妹也都跟着点头表示赞同。最小的申洁虽说有点不情愿,但是经几个姐姐一劝也就同意了。

孩子们住进了舞蹈学校,杨萍就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平时打零工,周末把孩子们接回来。每周见到妈妈,四姐妹总是争先恐后地把学的舞蹈动作表演给妈妈看。杨萍还会定期举办家庭舞蹈大赛,第一名奖品是一只鸡腿。四姐妹不管谁得了鸡腿,都会一起分着吃,这让杨萍特别欣慰。

一年后,孩子们过完9岁生日,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杨萍回了老家。

2010年,为了让孩子在舞蹈学习上能够挖掘出更大的潜力,申福军和妻子商量,把四姐妹转到了北京军乐海运学院艺术学校。可夫妻俩的压力更大了,四个孩子光学费一年就要十几万元,四姐妹很明白父母的不易,时刻告诫自己要好好学习,她们的目标是考上山东艺术学院,考回家乡,让爸妈再也不用跟着她们四处漂泊。

追梦路上的你我她,谁也不能丢下谁2012年9月的一天,冰清玉洁上课路上迎面碰着一个提着热水瓶的老师,打招呼时,热水瓶的底座突然掉了,滚烫的开水将老三申玉的脚烫伤。由于烫伤面积比较大,申玉必须卧床休息一段时间。想到刚刚才接触学习的新舞蹈维族舞,申玉十分着急,对一个舞者来说,一天不练就意味着退步,而等她伤好了,该落下别人多远的距离啊!休息的第一天,申玉从醒来就开始暗自流泪。

没多久,宿舍门被推开了,其他三个姐妹趁着下课时间跑回来看申玉。老四申洁看到三姐红着眼眶,立马逗她:你不会偷偷哭了吧?才一个上午没跟我们在一起,你就想我们啦?申玉没笑,一个劲地哭。知道妹妹着急,申冰安慰她说:别担心,等你伤好了,我们马上帮你把课程补回来,三个臭裨将顶一个诸葛亮,我们拉也要把你拉上来。

等申玉脚伤稍微好一些,姐妹们就立马给她当老师陪她训练。大姐申冰和二妹制订了详细的训练计划。申清文化课好,她给三妹补文化课,申洁专业课好,就专门当陪练

2013年元旦,四姐妹没有回家,她们买来了零食,开起了茶话会。老大表演孔雀舞,老二表演单口相声,老三表演唱歌,最小的申洁模仿动物,四个人玩得不亦乐乎。但眼看着快到期末考试了,也是见证她们努力成果的时候。晚上睡觉前,申玉对大家说:大姐,二姐,小妹,这段时间谢谢你们为我的付出,我想通了,我们是一个整体,谁轻言放弃都是对其他三个的不负责任,我的目标还是山东艺术学院,不考上誓不罢休。好,今天咱们说好了,如果谁没考上,考上的复读陪她。四姐妹再一次坚定了在一起的约定。

全世界唯一的一例,我们要一直一直不分离2014年新年,一家人聚在一起。再过几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多年的努力将付诸实践。席间,四姐妹共同举杯向父母敬酒,谢谢他们多年的养育。申冰代表四姐妹对父母说:我们的目标是山东艺院,而且必须是四姐妹一起考上,如果我们有一个没考上,其他三个都会陪着她重头再来。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希望你们能同意。

杨萍虽然知道孩子们的心思,也知道她们不想分开,可高考的事谁也说不准,也许有人发挥好,有人发挥不好,如果固执地要捆绑在一起,一旦有人考砸了,岂不是要连累其他几个。再说,复读一年的费用也不是小数目,她的意见是把孩子们想报的山东艺术学院作为重点报考院校,其他学校的专业课考试也参加,只要能考上,不管考上哪个学校都去读,如果谁没考好,就再复读一年。

四姐妹知道母亲的难处,可这十年来,她们在一起学习练舞,生活早就将她们融成了一个整体,谁也不能分开,也许捆绑在一起有很大的风险,不过她们愿意承担随之而来的结果。

2014年2月11日,是山东艺术学院专业课考试的日子。冰清玉洁梳着一样的发髻,穿着一样的服饰,四胞胎就是她们的优势,她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优势发扬光大。四个人被分在了同一组,先后进去考试。守在外面的杨萍心里七上八下,四个孩子水平虽然差不多,但还是有强有弱,一起进去考试,实在是太冒险了。

南通定做工服

青州设计工服

山东制作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