颚式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颚式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正视拉美能源国有化-【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0:01:04 阅读: 来源:颚式破碎机厂家

正视拉美能源国有化

中国页岩气网讯:2012年4月16日,阿根廷政府以投资不足为由对YPF公司实施了国有化,十几天后的5月1日国际劳动节当天,玻利维亚总统莫拉雷斯以相同的理由宣布要国有化在该国的西班牙电网运营商REE的输电业务单元。能源国有化在拉美一时间风声再起。

对此发出一片愤怒谴责之声的西方媒体自有其角度与利益考虑。而国内此类应和之声却也非鲜见。拉美能源国有化大有被“妖魔化”之势。更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测,认为这预示着拉美新一轮国有化浪潮即将袭来。事实究竟如何?应如何较为理性地看待近年的拉美能源国有化?本版针对以上问题作出一些分析,以飨读者。本版文字除署名外均由孙 宇提供。(作者供职于商务部研究院跨国公司研究中心)

能源国有化在拉美,最早可以追溯到1931年乌拉圭对石油炼制和运输企业的国有化。

据不完全统计,从20世纪30年代至2012年,拉美共有阿根廷、玻利维亚、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墨西哥、秘鲁、乌拉圭和委内瑞拉等10个国家,在油气资源领域实施过国有化,且主要集中于20世纪的不同时期。巴西和哥伦比亚的能源国有化主要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初;阿根廷的国有化主要发生在20~30年代;玻利维亚在30和60年代都曾经发生过国有化;智利的国有化则发生在30和50年代;厄瓜多尔的国有化主要发生在70年代;秘鲁在60和80年代都曾经发生国有化等。

新世纪以来的国有化主要发生在2006年前后的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由于发生时间较为集中、规模较大、波及面较广、声势浩大,因而最令人记忆犹新。也许正是如此,2012年阿根廷、玻利维亚的国有化个案才让人有“另一波国有化大潮将要袭来”之感。

导火索:石油行业收益状况不佳

单是经济方面的考虑,就足以促使领导人下定决心对能源实行国有化。原因很简单:拉美国家并未真正从中获得应得的收益,尤其是那些能源富足的国家。拉美国家与外国能源投资者之间的利益分配显失公平。能源的拥有者依然贫穷如初,而能源的开采者却赚得盆满钵满。

“外国公司剥夺石油资源”这一问题,一直是拉美各国政府的关注点。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的领导人都认为自己的国家在与外国石油公司合作开发本国石油资源时分得的收益太少。查韦斯对比本国的石油财富和高贫困率以获得选民支持;玻利维亚攻击国际天然气公司所缴纳的低税率(仅为18%的特许权使用税),这类问题导致了莫拉雷斯以国有化为焦点的竞选成功。如果能源国有化成为最能抓人的竞选口号,那只不过是候选人审时度势且顺应时势罢了。

因此,所谓的能源国有化,目的无非是增加国家在能源行业的收益。因而,那些从油气开采特许权使用费和相关税收获得收益相对较少的国家,较那些在此方面收益较为丰厚的国家更倾向于对这些行业进行国有化。

莫拉雷斯其实没能够国有化玻利维亚国内的大多数外国油气公司。然而,税率及特许权使用费的提高使政府的收入从2002年的1.7亿美元增加到了2007年的15亿美元。当卢拉和查韦斯成为总统时,他们所接手的都是其前任已进行部分私有化的国家石油工业。委内瑞拉国家石油(PDVSA)的油气总收益1981年为197亿美元,2000年则达到293亿美元;而委内瑞拉政府从该公司获得的收入却从1981年的139亿美元(约为该公司收入的71%)下降到了2000年的113亿美元(约为该公司收入的39%)。相比之下,巴西的卢拉政府则享受着巴西国家石油的高回报,1997年私有化后政府仍控制着该公司的55.7%(其中包括表决权),该公司几乎还拥有着对生产的垄断。政府还征收10%的特许权使用税,并征收大约20亿美元的大型油田特别开采税。即使这样的收入水平,政府也曾经考虑要大幅提高税率水平。

根本原因:上世纪末能源私有化

拉美国家之所以选择对能源行业进行国有化,其根本原因要追溯到20世纪80~90年代这些国家对其能源行业的私有化。在经历了80年代初的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之后,拉美国家纷纷寻求摆脱困境,发展经济,恰在此时新自由主义进入拉美,美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过“华盛顿共识”开出“药方”,私有化浪潮席卷拉美。

私有化在一定程度上收到了积极的效果。一方面,对企业而言,私有化引进了资金,扭转了亏损局面,带来了管理经验及技术,提高了生产效率,政府则减轻了财政负担等;但另一方面,私有化则伴随着国有资产受损失的问题。有些项目由于受资金、技术等条件限制,只能以极为不利的条件出售给私人投资者,导致了一些不成功的私有化项目。国际能源资本更是借机乘虚而入,以极为优厚的回报条件获得了对这些国家能源行业的控制权。拉美国家不但失去了对本国能源的主导权,而且在与外国资本的收益分配中也处于不利地位。

在阿根廷,截至2012年国有化YPF之前,外国资本控制了阿根廷石油的2/3。YPF、泛美能源、巴西国家石油等合计占阿根廷石油总产量的67.1%,其中YPF一家独占34.3%;道达尔、YPF和泛美能源合计占阿天然气总产量的65.5%,其中YPF一家独占30%。难怪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认为:“我们是拉美乃至整个世界唯一不能控制自己的自然资源的国家。”

玻利维亚的能源资源同样因私有化而被外资所控制。该国于1977年开始私有化,当年西班牙雷普索尔-YPF公司即收购了玻利维亚安第纳石油公司,从而进入了玻利维亚能源市场;又于2002年收购了玻利维亚佩雷斯等两家国营石油公司。2003年,安第纳公司的天然气和液化气储量,分别占该国探明储量的25%和22%,已成为玻利维亚最大的能源公司。至2006年国有化时,玻利维亚能源行业最大持有者是雷普索尔-YPF、巴西国家石油。BP和道达尔也有大量投资。巴西国家石油一家大约占到玻利维亚GDP的20%和税收的24%。

20世纪90年代,委内瑞拉的油气上游产业对私有部门开放,由于石油公司私有化,石油资源遭到掠夺。国家将每日几十万桶石油产量、石油资源极为丰富的奥利诺科石油带出让给私人公司。

欧佩克最小成员国厄瓜多尔的能源主权则明显遭到践踏:在能源资源分配方面,2010年1~2月之间厄瓜多尔日开采原油46.6万桶,其中外国公司的开采量占41%。截至科雷亚总统上台时,厄瓜多尔所执行的分配模式是,外国公司可以获得开采出原油的80%,而厄瓜多尔只获得收益的20%。因此科雷亚总统主张修改并就石油协议进行谈判。

能源国有化已难成大势

2012年阿根廷、玻利维亚发生国有化个案,拉美将再掀国有化浪潮成为广为认可的判断。这是否真的预示一波新的国有化浪潮即将来袭?情形似乎并非如此。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认为,在拉美不存在国家对私营企业进行国有化的趋势,原因是该地区国家情况各异。债券信誉评级机构之一穆迪公司同样认为阿根廷、玻利维亚的国有化不代表一种趋势。华盛顿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马克·维斯布鲁特和美国佛蒙特大学本杰明·丹格尔认为,国有化案例大多数是对以前糟糕的私有化项目的改良,但不是抵制私有财产和资本主义。

看来情况的确如此。2012年4月16日,阿根廷政府对YPF实施了国有化,理由是该公司投资不足。十几天之后,在5月1日国际劳动节这一天,玻利维亚总统莫拉雷斯以相同的理由宣布要国有化西班牙电网运营商REE的输电业务单元。但是,就在宣布这一计划的几个小时后,在西班牙运营商雷普索尔首席执行官的见证下,莫拉雷斯便又宣布了另一个由雷普索尔运营的天然气厂的开业。

只要国内资本不能满足投资需求,就需要外国资本来开发自然资源并带动经济增长。而拉美国家政府最想要的则是政府与私人投资的结合。就能源领域而言,这些拉美国家缺乏勘探开发的技术,同时缺乏资金,利用外资已成大势所趋。

观察巴西、墨西哥、秘鲁、智利等主要拉美国家,不难发现在这些国家国有化的风险微乎其微。这些国家的政府正在并将继续奉行“正统”的经济政策,以期获得稳定的经济增长并参与国际市场。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前游击战士巴西总统罗塞夫着重以降低利率刺激经济增长、继续推行成功的减贫项目、加强劳动和环境法规;2012年底当选墨西哥总统的培尼亚·涅托在竞选时就提出要对国有石油公司进行部分私有化;2011年就任秘鲁总统的乌马拉是一位左翼政治家,在参选时也曾经用尖锐的资源民族主义辞藻攻击矿业公司,但在其胜选后并没有做出真正行动或威胁,而是倚重倾向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在智利拥有广泛矿业资产的必和必拓经历了该国的政治过渡和学生示威却安然无恙。

沧州西服订做

清镇工服定制

青岛工作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