颚式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颚式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康大姐秘书康克清给儿孙遗言不要贪污《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31 15:23:49 阅读: 来源:颚式破碎机厂家

­  近日,“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专访了朱德妻子康克清生前秘书叶梅娟,她已是88岁的老人。数百张照片记录了她和康克清一起工作时的点点滴滴,这成为最珍贵的影像记忆。

­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翻开每一张照片,后面都清楚地标注着拍照的时间、地点和人物等信息。

­  康克清14岁参加革命,17岁嫁给朱德。在她6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叶梅娟在她身边工作了16年。

­  婚姻 军长求婚 真情打动康大姐

­  康克清在回忆录中写道:朱军长平易近人,知识丰富,没有军长的半点架子。

­  在青年康克清心里朱军长既是长者,也是领导,她万万没有想到有人会介绍她做“朱军长”的妻子。

­  一天早饭后,曾志(陶铸夫人)突然问她:“你对朱军长的印象如何?”

­  她回答:“军长就是军长。再说,这不是我们可以随便议论的。”

­  “红军官兵一致,民主平等,对谁都可以讲。你只管说说,没有什么关系。”曾志说。

­  “他这样的军长很少有,不像白军那些当官的。虽是个大官,没有官架子,能跟战士打成一片,能打仗,又有学问。”这是康克清对朱德的印象。

­  “如果要你嫁给他,你愿意吗?”

­  “别开玩笑,这怎么可能!”她心头一惊。

­  “不开玩笑,是真的!”

­  朱德的第四任妻子伍若兰1929年2月12日被敌人杀害于赣州市的卫府里,朱德痛苦万分。

­  “你和他结婚后,可以从生活上帮助他,给他最大的安慰。”曾志告诉康克清。

­  康克清在回忆录中描述了当时自己心里的想法——“我同朱军长相差太远。论年龄,自己不满17周岁,他已经是43的中年人。论水平,自己思想‘幼稚’,理论、文化知识都很差,粗通文字,他已是位成熟的军事家、政治家。论地位,他是军长,自己不过是个红军女战士。差距实在太大了。”

­  经过短暂的思考,她只好拿出“我已经有了人”做“缓兵之计”。

­  不过,她的心思早已被曾志看出。

­  当天下午,朱德亲自对康克清说:“我们现在都是革命同志,再不讲封建的那一套。红军里人人平等无论当官的、当兵的,军长还是战士,都是一个样。靠这个,我们才能团结一心,克服困难,不断取得胜利。”

­  “我们干革命反封建,有话就直说。我很喜欢你,觉得你好学上进,工作大胆泼辣,有许多优点,是很有前途的同志。希望你能同我结婚,我会帮助你,你也可以给我许多帮助。我们会成为很好的革命伴侣,你能答应我吗?”稍做停顿后,朱德继续对康克清说。

­  “首长”这样诚恳地向自己求婚,让康克清难以回绝,同时,思想上又很矛盾。

­  接下来,她急着向军营中的姐妹讨招,可似乎大家知道怎么回事,就连平时经常在一起的贺子珍、吴仲廉也都借故不肯给她“出主意”。

­  经过一天一夜的思索,刚开始“不同意的”她,慢慢开始动摇:他虽是位军长,却又和蔼可亲,他担负革命重任,却又像个士兵。同他在一起,自己有种平等的感觉,虽说比自己大20多岁,却是个难得的好人。自从伍若兰牺牲后,他确实需要有个人和他共同生活,互相照料。

­  “说到底还是朱军长的诚恳打动了康大姐。”叶梅娟告诉“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

­  最后,他们举行了简朴的婚礼。

­  叶梅娟还清楚地记得,1987年夏季,应某出版社之约,康克清决定写回忆录。她在与三人撰写小组商谈时,着重强调了一个“真”字。

­  康克清用17个上午详细口述了自己一生的主要经历,从戎马倥偬的前半生,到在新中国领导妇女运动和儿童工作的后半生,如何从一个封建社会的“童养媳”,成长为一名革命者。

­  叶梅娟介绍,当初稿完成时,康克清的身体已欠佳,但她还是从头到尾审阅了一遍,并提出了修改意见,一直在强调实事求是。

­  “撰写回忆录的过程实际上是我们学习和受教育的过程,我们从中学习了党史、军史和现代史……感受到了康大姐坚定不移的信念,充满真情实意的人生。”叶梅娟在书中写道。

­  遗言 临终最后一句话: “我什么都不要”

­  最让叶梅娟难以忘怀的是康克清重病期间和弥留时刻。1992年2月底,康克清不得不住院治疗,可她心里还装着许多工作:“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的庆祝活动;全国政协七届五次会议;纪念宋庆龄一百周年诞辰的筹备工作……

­  因而,重病期间,康克清也未能真正停止工作。

­  虽然住进了医院,每天下午仍要求秘书念当天的重要文件和报纸上的重要消息和文章。

­  在病榻上,她审定了为纪念宋庆龄百岁华诞而撰写的文章《心系儿童缔造未来》、审定了为纪念“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而寄语知识界妇女的文章《树“四自”精神 做“四有”女性》。

­  她还给日中友协会会长宇都宫德马复信,感谢他为中日友好事业而操劳奔波,感谢他为中国少年儿童募集的50台钢琴和电子琴。

­  弥留时刻,康克清给儿孙们的最后遗言是:“要好好地过太平日子,不要贪污,不要犯错误。”

­  临终最后一句话是:“我什么都不要。”

­  对话 生活 她说旧衣服穿着舒服

­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您做康克清的秘书多少年?

­  叶梅娟:我是1976年到1992年(做她秘书),我们在一起工作16年。

­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您平时主要负责哪些工作?

­  叶梅娟:我是康大姐的生活秘书,主要负责日常的生活工作,包括帮她念文件,处理来信,准备讲稿,写文章。

­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平时生活中您觉得康克清是怎样的人?

­  叶梅娟:这个问题一言难尽,反正就是艰苦朴素,非常平易近人。

­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您对她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  叶梅娟:她经常以普通劳动者自居。她有一件棉大衣穿了20来年,领子都磨成白色了,工作人员和家属都建议她换一件新的。她说旧的穿着舒服。

­  工作 帮身边工作人员“相对象”

­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平时共事过程中有哪些细节让您记忆犹新?

­  叶梅娟:有一次我老家苏州着火了,把房子都烧掉了,我母亲没有地方住了,很快康大姐批准我回家,并给我母亲带了人参,我回去解决了我母亲临时住的问题,直到后来房子重新修理好。

­  她对身边的工作人员有困难的或需要照顾的都会照顾。

­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康克清平时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求严格吗?

­  叶梅娟:我还记得以前有个叫李庭良的,是朱老总的警卫员,家里给找了个对象要相亲一直没有时间,后来女方来北京了,康克清给安排到部队的招待所,还和女方聊天,了解她家里的情况。觉得女方挺不错的,尽管这个事情还没有定下来,女方就帮助李庭良的母亲干家务什么的。大姐就给李庭良做工作,后来这个事就定下来了。

­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康克清在教育下一代方面有什么观点?

­  叶梅娟:她病危时,给她的子孙们说要太太平平过日子,不要犯错误,意思是不要贪污腐化。

­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康克清去世的时候你在旁边吗?都说了什么?

­  叶梅娟:她是在医院去世的,病危的时候她说:什么都不要。她的意思是“丧事从简”。

­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您写过一篇文章叫《记康克青大姐》,包括刚才采访中,您都称康克清为“大姐”。

­  叶梅娟:生活中她对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很照顾,也没有什么官架子,感觉就像一位大姐。

­  文并摄 深度记者 温如军

­  编辑 张喜斌

零距离美发

零距离商务服务

塑胶网电子